军舰124年后再被打捞“主炮晒衣”不攻自破74颗子

发布时间:2019-11-03   转载请注明:http://www.szpcsj.com/eliteliyajunjian/2019/1103/1428.html 
字号:

  当时这四艘舰艇是日军第一主力,不仅吨位大、火力猛,而且速度极快,尤其“吉野”号,整体进攻能力是“经远”号的数倍。“经远”号很快被围困,受到猛烈的炮火攻击。当时朝廷大幅度消减海军经费,船只年久失修,动力煤都难以周济,“经远”号上更是连船尾主炮都没有安装,火力极弱,全靠装甲苦苦支撑。

  十九世纪初期,西方率先进入工业化,海上霸权兴起。十九世纪后叶,闭关锁国的清政府与日、法等国产生海防纠纷,意识到必须加紧海上布局,遂决定大力发展海军,在已有舰队基础上,从当时的海上霸主——英国定制了“致远”和“靖远”号两艘2300吨军舰,从德国定制了““经远””和“来远”两艘2900吨军舰。

  北洋水军阵型被冲乱,日军击中火力围困“定远”、“致远”两艘主舰,邓世昌以身殉国。“经远”号当时已经受创,但为了吸引敌军火力孤身入险,放弃近处的大鹿岛,转而开向了庄河黑岛。日方的“浪速”、“吉野”、“秋津洲”、“高千穗”四舰向“经远”号合围。

  许多人都认定甲午之战时,军风靡费的北洋军士没有全力作战,多是自保、逃亡的懦夫,时常有人翻出北洋水师“炮弹晒衣”、“军舰养狗”、“吸食鸦片”、“走私买办”、“临战而逃”等丑闻来,反复鞭尸多年。但随着“经远”号考古的推进,当年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可敬的战士终于洗去骂名,时光还他们以尊严和荣耀。

  历史为鉴,北洋水师有衰败之气、陈腐之风,有畏首畏尾的投降鼠辈,但绝不是全部,绝不在“经远”号上。“经远”号的将士们尸沉大海,他们在战火中破釜沉舟、杀身成仁的英勇也一并被海沙温柔封存。

  大海与光阴为证,他们并不是传言中散漫的蛀虫、瘾君子,也不是只顾自己逃亡的懦夫,而是以血肉之躯为国家和民族战斗至死的英雄。真相不灭,流言已散,海战虽败,英魂犹在。74颗子弹为“经远”号的将士们正名,他们无愧军人之名,无愧龙旗之帜。

  原标题:军舰124年后再被打捞,“主炮晒衣”不攻自破,74颗子弹洗去骂名

  “经远”号在四只敌舰的轰炸下伤痕累累,死伤惨重,左船舷受了重创,最终在右转弯时翻船沉没,船上231名将士只有16人活了下来,其余的200余人全部战死。

  因此兵士们拿出步枪集中到船头,以血肉之躯点燃战火,迎着敌人枪炮射击。步枪对大炮,无异于蜉蝣撼树、螳臂当车,何等可笑,但又何等孤勇、何等无畏、何等威凛!“经远”舰的将士们视死如归的胆魄和斗志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重重追击与围困之下,“经远”号管带林永生下令拆除船舱上的木梯,将龙旗悬挂在桅杆头,孤注一掷,率全舰将士以必死之心浴血奋战。炮火轰鸣中,林永生不幸中弹身亡。大副陈荣即刻接任指挥,也不幸被击中,二副代职继续战斗,再被炸死。将士们就这样前赴后继地与敌人顽强周旋,打得黄天变色,海上流火,硝烟弥散。

  遗物被清理收藏,主要有瓷器、油灯、烟袋、玻璃等日用品,也有德文名牌、刻有英文的咖啡杯等西式器具,还有74颗毛瑟枪、左轮枪子弹和不同直径的炮弹。由这些遗迹,我们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

  清政府有如此强大的海军却没有实质性的工业化基础,无异于铠甲武装的稚童,很快便被人窥见虚弱的内里。1891年,日本邀请北洋海军巡航,丁汝昌作为提督率军前往。舰队气势恢宏,浩浩荡荡,入马关经神户,达横滨后回航,给了日本很大震撼。

  甲午海战作为历史的转折点,被国人视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耻辱,北洋水师也成了国家的罪人。1940年,田汉在报刊上发表分析中国海军的文章,将“主炮晒短裤”一事拿出来好一通指责,批判北洋军亵渎军舰之魂,在日军面前掉价。

  经专家分析,当时“经远”舰战力太弱,不可能虎口脱险,主帅可能想抢占敌人军舰求一条生路。敌军军舰靠近后,兵士们可以冲上敌船肉搏,争取占领敌船。

  但当时日方参加观摩的东乡平八郎却发现北洋军舰的主炮上竟然晒着短裤,他由此断定北洋水军军风散漫,不堪一击,这一说法很快在日本军中传开。此后三年,日本卧薪尝胆,倾国力发展海军,海上军力突飞猛进。

  1894年,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突袭北洋护航舰,震惊中外的甲午之战就此爆发。日本为这场战争预谋已久,由朝鲜争端为由挑起事端,拉锯数月。1984年9月17日,中日海军全面开战,双方主力从中午开始交火,纠缠到下午2点多。

  2018年,考古人员在大连庄河海域展开了一场水下考古,考古对象是一艘2014年由一位水下摄影师发现的沉船。经考证,这艘船已“沉尸”124年,正是中日甲午海战中被击沉的“经远”号巡航舰。随着一件件遗物和遗骸被打捞出海,那场惊天海战的冰山一角也渐渐被揭开。

  1888年四艘大型巡航舰到港后,政府将其与早期从购入的舰船一起编成舰队,正式成立“北洋水师”。这支海军先后花费近2000万两白银,每年预定养护费400万两,包括25艘主舰、50 艘辅助舰,服役海军总数超过4000人,战斗力惊人,一举成为亚洲霸主,震慑四邻。

  “主炮晒衣”的真伪无从考证,但北洋军的堕腐之风通过文人、学者的文章传遍中国,在大众心中打下了深深烙印。

  唐德刚在《晚清七十年》中也批判了此事,说日本军官通过“主炮晒衣”看出北洋军军风懒散怠惰,认为有机可乘,才招致甲午海战的祸患。事实上,“主炮晒衣”一说是来自于日本作家小笠原长生的《圣将东乡全传》,田汉将这一小说观点作为史料引用,略有不当。依据史学者陈悦考证,当时北洋军主舰的主炮高三米,发射管粗达半米,根本不方便晒衣。

  甲午海战失败后,清政府被迫接受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日本从中国拿走大量赔款和主权。这场失败也洗掉了清政府的华丽金身,让世界看到曾经强盛千年的封建帝国已经外强中干、金玉其外,攻防能力弱得可怜,成了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人人可以咬上一口。几年后,觊觎中国多年的西方列强发动了可耻的侵华战争,抢走大量财宝、瓜分钱权,使中国进入四分五裂、内外交困、饱受欺凌的致暗时期。

  经探测,“经远”号遗骸倒扣于12米的海床上,由于泥沙冲击,舰船主体已被覆盖。因没有整体打捞计划,考古人员以抽沙方式清理出部分舰体,发掘出大量遗物和遗骸。遗骸经收敛后祭拜安葬。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苏丹建筑
中国明星
阿联酋科学
韩国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