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星文青到大妈都能欢聚乌镇这里有多奇幻

发布时间:2019-10-29   转载请注明:http://www.szpcsj.com/zhongguomingxing/2019/1029/1192.html 
字号:

  不过就算做了周密打算,票还是太抢手,今年有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28部共计141场戏剧演出,一些热门戏,像来自俄罗斯的开幕大戏《三姊妹》,开票几秒后就迅速被抢光。

  每个展厅也都是意境十足,灯光都只打在作品上,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件艺术品。

  “别的不说,这里的厕所特别好找,而且很干净”。小漪说。“因为所有店铺都是景区统一管理,所有吃饭和住宿都不会宰客,夜里看戏看晚了,还有保安亲自送你回去,在乌镇呆着就是很舒心,很安心。“

  阿美在西栅走了两条街,看了好几个演出,一些现代剧目不太看得懂,但没关系,要的就是欢快的人群和此起彼伏的掌声、叫声。

  巷口处的似水年华红酒坊,就是演员黄磊开的酒吧,因为和刘若英在乌镇出演了《似水流年》,他的酒坊成了粉丝们来乌镇的必打卡之地。

  据小漪形容,朗读会的氛围就像是一个大家庭,现场很多文艺青年们都会踊跃举手做分享,时长大概一个多小时,每人有5分钟分享诗歌的机会。

  小漪突然拉住我,指着前面一个人影,“听,他在吟木心先生的诗”。小漪一听就知道他在念哪首,这是自于文学青年之间的共鸣。

  木心美术馆内,所有人好像只有一个个静悄悄的背影,工作人员也是尊称木心为先生。

  地上1、2层则分为五个展区,展示木心先生的一些珍贵的手稿和大量绘画与文学作品。最让人惊叹的就是他在狱中的手稿了,画的很精细。

  梦幻的《精灵女王》和与古典悲剧《特洛伊女人》在水剧场相继演出,首次面向观众,不设围挡,不管是技术还是氛围,都让人有沉浸式的体验。

  每年这时候,乌镇就成了来自五大洲的数百组艺人表演团体的大舞台,从西栅景区的木屋、石桥到巷陌、乌篷船,他们哪儿都能表演。

  今年第7年,采访会上,仍然有记者在询问黄磊,“乌镇戏剧节有7年之痒么?”这次黄磊自信满满地说:”那你得等到70年后再来问这个问题“。

  “来这儿就得应个景”,从广东来的游客阿美正在镇上的汉服店里,精心装扮,这对她来说,是个难得放松时刻。

  小漪已经是第3次来乌镇戏剧节,虽然只安排了4天行程,但之前她花了一周来做功课。她得尽量了解戏的背景和资料,挑其中能看得懂的下手抢票。

  在西栅的石桥边,撸船上,到处着坐着来自汉朝、民国,甚至还有国外的洛丽塔女孩。

  在这里,你还能看见全世界的演出形式,非物质文化遗产、肢体剧、舞蹈、越界及创意,现代表演艺术等等,有时候你甚至能看见两种艺术奇异相撞——唱京剧的不远处,又有人在跳伦巴。

  在酒吧的东边,有一间长长廊面对着河的咖啡馆,它是孟京辉开的恋爱的犀牛咖啡馆。

  对男生而言,也不会无聊,在乌镇可以体验一把射箭的乐趣,有一对一对的教学,能打发一下午的时间。

  今年演出团队《高加索灰阑记》就是剧院70多年来第一次中国,法国剧目《为什么》是94岁高龄的彼得布鲁克大最新力作,连赖声川都称戏剧节的导演都是这位大师的徒子徒孙。

  一家超人气的水晶球店,每个女孩走进去都是“哇啊”的一声;在香氛店,几十块能买一份助眠的香料袋;还有邮局,花8毛钱就能随手寄出一份思念。

  踏进乌镇石桥前,游客阿美还不知道这里有一场戏剧节,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参与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中的嘉年华,也是对“狂欢节”(Carnival)的音译,所以这注定对所有前来乌镇的人是一场大party!

  这位靠着话剧《恋爱的犀牛》成名的先锋导演,不仅戏导得不错,开的咖啡店也收到不少网友好评。

  一直穿着汉服的阿美,看完这些,也跟我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错时空了。”

  这也是偶遇黄磊概率最高的地方,戏剧节期间,4点到6点,午夜2个时间段在门口蹲着,大多数情况都能遇见。

  一些先锋导演的戏也是小漪的优先选择,今年导演陈明昊专门为乌镇戏剧节设计了一个《从午夜至清晨》的演出,想看这个戏,就得做好和几百个人熬夜到通宵的准备,戏是从凌晨一点半演到早上六点半。

  还没进入馆内,许多人在外面就会举着相机开始拍照。一眼看过去,美术馆静静地坐落在河中央和一片芦草中央,美得简约大气,很木心。

  不得不提的,还有媒体人和戏剧演员们的最爱——深夜食堂,每逢深秋里奋斗到半夜,瑟瑟发抖的寒夜,没有再比一碗热气腾腾的砂锅,更能抚慰人心了!

  作为乌镇戏剧节第7个年头,这个由乌镇景区总设计师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的戏剧节,创立初,没人看好。

  如今,西栅景区有大大小小6个剧场和3个露天场地,3.4平方米的景区设置了各式各样的店铺。今年以“涌”为主题,9天内将呈现141场特邀剧目演出、18出青年竞演和1800余场古镇嘉年华,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乌镇戏剧节这个乌托邦项目,最初诞生于黄磊、陈向宏的一场狂想,开创时确实艰难,首演结束当晚,黄磊在他自己的似水年华酒吧抱着柱子一直哭。

  除了木心美术馆,小漪说在乌镇还有许多值得逛的地方,像拂风阁书屋,茅盾文学奖展馆,都是她推荐朋友来乌镇去的地方。

  他给了我一个答案,“在戏剧节,你能在戏里看到自己,而在乌镇戏剧节,你则能看到真正的生活。”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美术馆分地下一层和1、2层,地下一层有一个咖啡厅,有一个大的玻璃外面可以看见水幕,游客可以在这里休息,欣赏美景。

  遇到了一款胶带,上面写了“你再不来,我就下雪了。“小漪说这是自己很喜欢的一句话,她买下了准备送人。

  另外,在特展展厅,每年还会策划世界各国著名文学家艺术家特展。今年我们去的时候正在展出《巴尔扎克的舅舅》的展览。

  气氛欢腾起来,阿美也看到两个表演的队伍演着演着,就互相加入进去,2个或3个剧团同时又成了一个新的节目。

  对于大人而言,一切也很新鲜。坐在地上的大朋友们都在猜塔下的“管道”会不会动?

  但一切就这么发生了,许多人都跟我说“在乌镇光这两天,就像做了一场梦,不愿醒”。

  在朗读会上,没有“明星”与“素人”之别,任何人都可以作为观众或朗读者参与进来,朗读的内容,可以是自己写的一首诗、一篇散文,也可以是名人佳作、诗集片段……

  这样一套服饰加妆发,你在乌镇的一家店里就能租到,几十块钱,就能完成一份“穿越梦”。

  在西栅景区,我走在石桥上,每隔几步路,就能看见街边、河上各种魔幻的装置道具和演出。大爷大妈们啃着萝卜糕看戏,虽然时不时嘀咕两句,“这演得啥”,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当游客的兴致。

  演出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有专业剧团,有学生军,也有不少来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儿童剧目。

  戏剧之外,乌镇景区为小漪这样的文艺青年提供便利,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每年如期赴约的原因。

  剧场内,从20万多人手中抢到票的戏迷们看戏,讨论戏,参加各种诗会、对谈,忙得热火朝天。他们可能都没注意,前面坐得不远处就有林青霞、周迅到何炅等明星大咖。

  此外,在乌镇还有收获许多明星同款美食,像默默的家做的炖鸡就是黄磊最爱,每次黄磊到乌镇,都要派人提溜一只到自己宅子享用。

  除了看戏,嘉年华还是大人和孩子们造梦场,在空地上,小朋友会好奇地想伸手摸一摸突然对面走过来的“无头人”。

  今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戏剧爱好者,分享了开幕大戏《三姐妹》的台词,“这戏我没抢到票,所以听得很认真,那哥们完全是背下来的,拿起话筒就说,真的太牛了… “

  今年搬到蚌湾剧场的朗读会,一些遗憾错过网上免费预约的文字爱好者,仍“不死心”地在开场前跑到门口想要碰碰运气。

  但对南京赶来的文青小漪而言,参加今晚11点的子夜朗读会,看到偶像史航,才算进入一天里真正的高潮。

  尽情释放自我的游客,慕名而来的戏迷以及各种特色的小店,这在乌镇构成了一天里最热闹的场景。

  虽然朗读会才举办三届,但像小漪一样的很多文青,哪怕深夜顶着寒风,也要从各地专程赶来聆听。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苏丹建筑
中国明星
阿联酋科学
韩国联赛